喜訊:我公司成為全國首家獲得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批準在生產、檢驗、研發過程中使用進口SPF種蛋的動物疫苗廠。
股票代碼-002124
|
技術實證

 

1個月!產房仔豬PED反復無常到恢復正常生產,是如何做到的?日期:2019-06-05




    自2011年以來,豬流行性腹瀉(PED)成為了危害我國養豬業的最重大疾病之一,不同日齡豬均可感染,主要引起產房仔豬嘔吐、腹瀉、脫水等,嚴重威脅10日齡以內的哺乳仔豬,發病率可達100%、死亡率可達80%-100%。此發病特征由以往的季節分明、一過性發病,轉變為哺乳仔豬四季均發病和反復發病。PED防控是當前養豬業最為棘手的問題,免疫方案不合理或僅憑管理經驗等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,需采取綜合性措施。本文將分析闡述筆者以綜合防控措施控制PED親身經歷案例,供大家參考。




豬場基本情況及臨床癥狀

   基本情況:廣西博白某規模化豬場,存欄母豬500頭,為一點式自繁自養商品場。常年使用某廠家腹瀉滅活苗,對產前母豬跟胎免疫兩次(產前40天和產前20天),在2017年年底前生產一直正常,至2018年2月后,哺乳仔豬出現以反復腹瀉,導致產房仔豬死淘率增加,嚴重影響豬場生產成績和經濟效益。


   臨床癥狀:以青年母豬所產仔豬腹瀉居多且嚴重(整窩發病),發病于7日-14日齡;先嘔吐凝乳塊,后水樣腹瀉、腥臭味,脫水消瘦,發病率約30%、死淘率約15%;哺乳母豬體溫正常,采食量較低、奶水較差;其他階段豬群無明顯癥狀。(見圖1)


剖檢病變

   現場剖檢了3頭發病典型的仔豬,眼觀主要病變為:胃內充滿未消化的黃色或乳白色凝乳塊,胃黏膜脫落、潰瘍等;小腸擴張、脹氣、腸壁變薄透明,內容物淺黃色等。肺、脾、腎等無肉眼可見病變。(見圖2)


實驗室診斷分析

   采集2頭發病典型的仔豬肺、脾、淋巴結等病料送廣州某實驗室用PCR方法檢測PRRSV、HCV、PRV和PCV2;對采集2份糞便混樣(6頭仔豬腸內容物和糞便分為2份混樣)使用PED-膠體金方法檢測PEDV。PCR檢測結果顯示,2份病料的PRRSV、HCV和PRV均為陰性,PCV2均為陽性。PED——膠體金檢測結果顯示,2份糞便混樣均為PEDV陽性。(見圖3)


   綜上,結合發病豬群的臨床癥狀、剖檢病變及實驗室病原檢測分析,該場產房哺乳仔豬腹瀉與PEDV感染有直接關系。


綜合防控措施

   該場雖然以跟胎免疫方式進行了PED疫苗免疫,但效果不理想,因而對PED防控方案進行了調整。


   1.考慮到該場此前常年只對懷孕母豬進行產前跟胎免疫,而存在大量的其他階段長時間未免疫種豬群,因此,在7月4號對所有種豬(懷孕母豬、產房母豬、空懷母豬、公豬及后備豬)進行緊急普免1次,間隔2周再加強免疫1次,利力佳4ml/頭.次。此后,再按“每年4次+跟胎免疫”的方案執行。


   2.免疫方案調整: “利力佳”每年4次(每隔3個月1次)普免,4ml/次,同時對懷孕母豬在產前15-20天進行跟胎免疫1次。


   3.加強生物安全,強化消毒和飼養管理,降低環境載毒量和病毒循環(對PED的控制十分關鍵):

   ① 淘汰7日齡內的發病仔豬。對7日齡以上的發病仔豬實行提前斷奶。提前斷奶的母豬應及時轉出產房,不應繼續留在產房內。

   ② 及時清理母豬糞便,使用干粉消毒劑對產房每天或隔天對保溫箱和產床消毒。腹瀉欄使用干燥粉撒布豬身及欄舍。母豬上產房前,應對豬體進行清洗和消毒。

   ③ 豬群轉欄后,對整個分娩舍進行徹底沖洗(包括對糞溝、料槽、漏縫板及水泡糞槽、保溫箱、保溫燈,及產房天面、地面等不留死角)、充分消毒(最好甲醛熏蒸消毒),盡量延長空欄時間(消毒、干燥、空欄的時間最好一周以上)。

   ④ 生產工具不要交叉使用,人員不要交叉。工人不允許踏入產床,使用“抓豬鉗”抓豬等。

   ⑤ 停止對10日齡內的仔豬所有日常操作,如寄養、剪牙、斷尾,寄養等可在10日齡以后再補上。

   ⑥ 盡量保持產房干燥,產房應有舒適的環境避免母豬熱應急,使哺乳母豬采食量最大化以保證奶水質量。

   ⑦ 加強母豬懷孕期營養、飼喂管理,提高仔豬均勻度和活力,降低弱小仔豬數,加強初生仔豬初乳管理。


反饋與體會

   7月4號開始按新的方案執行,至7月底,僅僅不到1個月時間,產房仔豬腹瀉已得到有效控制,腹瀉率由30%降低到5%,斷奶成活率由80%提高到96%以上,仔豬均勻度、斷奶重等指標明顯改善,生產恢復到發病前正常水平。(見圖4)


   PED是當前最難控制的疾病之一,難在于:一、哺乳仔豬須依靠母源黏膜抗體(sIgA)被動保護,二、肌注活苗或滅活苗不能有效地激發未激活母豬產生sIgA(PEDV活毒激活母豬黏膜免疫+滅活苗鞏固加強),三、豬場后備豬或青年母豬難以與經產豬群達到一致的感染或免疫狀態,四、發病后環境載毒量極大,“糞-口”傳播的途徑難以切斷,等等。



   由于該場采取產前跟胎方案對種豬進行免疫,在生產周轉正常的情況下,產前母豬僅占整個種豬群的很小比例,而長時間未免疫的非產前母豬占比卻很大,可能正是這大部分母豬攜帶大量病毒或大量排毒,使得整個環境載毒量大,這增加了傳染源的控制難度。對于感染壓力大或受威脅豬場,對產前母豬實行跟胎免疫的同時進行一定密度的普免,使整個種豬群達到一致的免疫狀態,這可能會降低母豬群排毒量。該場對種豬群用“利力佳”進行普免的同時,實行嚴格的環境衛生管理后,取得了較好效果,可能基于此原因。




   同時,該場為一點式自繁自養商品場,存欄大量的商品豬群可能也是PEDV攜帶者和傳染源,這增加了哺乳仔豬發病風險。李龍團隊通過唾液診斷技術研究表明,商品豬在37和75日齡出現兩次排毒高峰且排毒量極大(見圖5),由此提出了針對商品豬設計干預程序以降低排毒的觀點。

(成都天邦  王建林)


Copyright 2004-2013 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備13026584號-1   |  聯系我們  |  網站地圖

排列3走势图表